地方资讯

死缓犯梦见儿时被拐卖 民警帮他找到失散30年亲人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23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“未来小农”无人智能现碾鲜米机引领社区“新零售。梦里面,他在一个人很多的地方被抱走,爸爸当时顾着买东西没察觉。他依稀记得,自家的墙壁上满是黄泥土,屋顶上有稻草,家门口有稻田和有小水沟,天冷的时候会下雪。

  郑江是一名死缓犯。他在福建龙岩监狱服刑期间,因梦到自己被拐卖,亲生父母在梦中呼唤他,于是向监狱管教民警求助,希望能找到亲人。

  重案组37号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处获悉,通过DNA比对,确认其为30 年前贵州黔西县被拐儿童,现已找到亲人。今日,龙岩监狱举办认亲见面会,郑江与亲生母亲、两位姐姐在狱中相认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在龙岩监狱服刑的郑江情绪低落,经常魂不守舍,还多次与他人发生摩擦。

  其管教民警陈林彬介绍,经多次谈话,郑江都说自己最近老做一些奇怪的梦,梦到亲生父母在召唤自己。

  一次,他梦到这样的画面:自己很小的时候,跟着爸爸去了个地方,那里人很多,爸爸只顾着买东西。就在这时,旁边有人给了他块糖,并牵住他的手,把他抱走了……

  梦境很真实,他依稀记得,家里的墙壁上满是黄泥土,屋顶上有稻草,家门口有很大的一片稻田,旁边有一条小水沟,小时候爸爸带着他在河里洗过澡。

  郑江告诉民警陈林彬,打自己记事起,现在的爸爸就没怎么管过他,也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。加上自己和爸爸长得一点都不像,从年少时便怀疑起自己的身世。

  “从小家人就不喜欢我,从姑姑的一些话语中,知道我是买来的”。他说,因缺少亲情和管教,自己很小就走上了犯罪道路。

  15岁时,郑江和小伙伴将一位同学打伤,还抢了对方的手表,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,在福建省未成年管教所服刑改造。

  出狱后,郑江混迹“社会”。有一天,他在福建南安因琐事被“欺负”,就叫来同伙将对方打成重伤,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。郑江投案自首,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,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,关押在龙岩监狱服刑。

  “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过,想出去后好好做人回报社会,特别希望能对着亲生父母忏悔。”郑江告诉陈林彬,希望监狱能帮忙找到父母。

  信中,他提到自己从小被拐卖,养父母从不管他。入狱十多年,没有一个亲人朋友来看他。“最近老是做噩梦,梦见亲生父母在找我,但我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,在哪里,我非常想念他们,无心改造。”

  他在信中恳求,非常想念亲生父母,希望监狱民警帮忙寻找,了却30多年的心愿。

  陈林彬表示,郑江是典型的三无人员(无书信、无会见、无接济),所以特别关注他的改造。收到来信,了解到郑江从小家庭变故,可能是被拐卖儿童后,自己查阅了档案,但因时隔30多年,一直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他在走访郑江档案记载的家庭住址时,一位邻居说,郑江的养父到外地打工,已经多年没有回家,具体去了哪里不清楚。当问及郑江是哪里人,是不是被人从外地拐卖来的时,他只说郑江养父生的是个女孩,估计是想养个男孩,推测是抱养或是买来的。

  为了郑江能安心改造,龙岩监狱找到福建监狱管理局。管理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,“信”是11月28日从龙岩监狱三监区九分监区寄出的。这封来自高墙内的求助信得到重视,监狱方面商议决定,就此事展开调查。

  当天,司法部微信公号、福建省司法厅门户网站、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官微“阳光闽狱”先后发布寻亲消息。文中转发的档案记载称:郑江,1983年3月19日出生,身高163厘米,较瘦,圆脸,头上有一条疤。

  之后几天,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方面共收到200多条回复信息和建议,热心群众也提供相关线索,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排查核对当中。

  “30年前,我弟弟跟爸爸去赶集时失踪了,他的头上有一条伤疤,是跌倒时踫伤的。”张芳(化名)描述。

  她的老家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小山村,黄土房子上盖有稻草,门口是稻田、小河。附近有个小集市,村里人都在那里买卖农产品,当时,4岁多的弟弟在和父亲赶集时失踪。

  弟弟失踪后,张芳回忆,全家人像疯了一样,找遍邻近所有村庄,但一直杳无音讯,父母因此粒米未进,病了好多天。“30多年来,为了寻找弟弟,他们一直活在自责和愧疚中,从来没有真正开心过”。

  听人说弟弟有可能被拐卖到闽南,张芳离开贵州老家,来到福建,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弟弟的下落,最终在福建莆田成了家。

  “两个月前,父亲因喉癌晚期抱憾去世。他流着泪,眼睛都不愿闭上,还叮嘱我不要停止寻找弟弟。”张芳说,父亲一直生活在自责中,没找到弟弟是他最难割舍的一个心结,所以死都无法瞑目。

  11月30日,正在福建晋江卖早餐的她,看到一则推送:“福建一死刑犯寻找亲生父母,曾梦到儿时被拐卖情景,记得家里屋顶有稻草,门口有小河……”

  这和老家的场景非常像,张芳认为郑江极有可能是失散30多年的弟弟,就联系了龙岩监狱。她将母亲周老太太接到福建,采集血液样本进行DNA鉴定。

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根据郑江的申请,决定于14日为其举办一场认亲见面会,地点就在龙岩监狱。

  今天上午9时许,70多岁的周老太和郑江的大姐、二姐,在龙岩监狱三监区见到了郑江。刚一见面,郑江先是停顿几秒,然后快走向前,跪在生母面前。

  “我的儿啊!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?妈妈对不起你。”周老太拉起郑江的手,母子四人抱作一团哭了起来。

  会见前,郑江的姐姐曾向监狱请求,父亲因癌症刚过世两个多月,弥留之际再三叮嘱要继续寻找儿子,希望将父亲的遗像带进监狱,让父子俩能“见”一面。

  郑江的二姐将事先准备好的父亲遗像披上黑纱,端正地摆放在会见室正中央。“儿啊,这就是你爹,两个月前走了。”周老太说罢,郑江哭着跪倒在父亲的遗像前祭拜,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改造,争取早点出去,到时候再去父亲坟前上香。

  祭拜后,监狱民警还端上一个生日蛋糕。这是为了圆周老太的心愿,因为30多年没给儿子过生日,今天要为儿子过一次特别的生日。

  重案组37号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处获悉,郑江在服刑考核期间,因能认罪服法,遵守监规纪律,积极参加政治、文化和技术学习,积极参加生产劳动,完成生产任务,目前已减至有期徒刑,届时出狱后方可与家人团圆。